DeFi革新:修正去中心化消除监管套利

发布日期:2022-07-23 02:20    点击次数:156

  作者: 周子衡

  [ DeFi无法独立于金融历史经验与现实市场体系,横空出世般开创出一条新金融的逻辑来,它需要在去中介化与有限中心化之间实现平衡。 ]

  DeFi(去中心化金融)的发展需要克服内在的寻租行为,并将发展动力远离监管套利,这就需要修正其“去中心化”的信条,以更为有效和积极的措施,实现与现实金融体系的联系。

  去中心化还是去中介化

  DeFi一词是英文“去中心化金融”的缩写,用来描述加密数字世界的一部分,旨在建立一个新的互联网原生金融系统,并使用区块链技术和智能合约来取代现行金融系统所使用的终结和信任机制。现行金融体系的本质即为(金融)中介功能,金融功能本质即为经纪。DeFi的出现正是在去中介化、去经纪化,其所谓的“去中心化”只是一种技术术语的表达。

  在美国,以1932年颁行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Act)为代表,确立了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后的美国金融立法,将投资银行业务和商业银行业务严格地划分开,保证商业银行避免证券业的风险,进而确立了美国金融分业经营与分业监管的金融体系。

  1999年11月,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签署了《格兰姆-利奇金融服务现代化法》,终结了分业经营与分业监管,实现功能监管,从法律上将金融功能设定为中介功能,将金融机构界定为经纪人。

  现实的金融系统中,资金划转、借贷、兑换、证券或保险之类的产品的购买,须通过中介机构,如银行、经纪人、保险公司或交易所等。整个金融系统依赖于各方相信中介机构将公平、诚实并在法律范围内行事,其基础是银行账户体系。

  金融活动,发挥的正是一种中介经纪的功能,而所谓的“中心化”是系统化视角下的中介经纪,换言之,并不存在无需中介经纪的中心化金融。因此,是否去中心化,关键在于是否剪除中介经纪功能。

  DeFi系统中,通过点对点的方式,可以绕过中介,不需要经纪,实现相应的资金划转、借贷、兑换、证券或保险等产品的交易,等等。基于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取代经纪人或中间商,并仍确保整个过程的公平与可信。

  DeFi可被视为其范围所及的总称,人们在其中试图建立一个全新的华尔街,专门处理加密资产的去中心化的软件程序,以取代以银行账户体系为基础的金融体系,由此,支撑现有金融体系的大量法律规则或监管要求在技术上完全被规避了。这也就在提高效率的同时,实质上降低了系统运行的成本或责任。

  现行金融系统的问题不是作为问题被DeFi解决掉,而是作为DeFi的目标对象“被绕开”或“被消灭”了。这就是说,DeFi与现行金融体系并不是兼容的,而是相隔离的、并行的。也就是说,选择DeFi与选择现行金融体系,并不能做到无缝切换,两者之间没有继承性或连续性。这也正是DeFi业者和信仰者格外强调的,即DeFi与现行金融体系之间是“水火不相容”的,是非此即彼的,两者之间的关系被刻画成意识形态意味浓厚的中心权力与更广泛的个体权利或自由意志之间的斗争,而不是基于机会成本的市场选择。

  将有中介的市场体系视为中心权力意志下的意识形态产物,这一认识本身就是危险的。它在强调现行金融体系及运行的“权力属性”的同时,否定了其“市场属性”,也延缓隔断了DeFi与现行金融体系之间应存在的现实联系。

  如果将整个DeFi产业视为一家全新的银行,大体可排位为全美第52大银行,“存款规模”价值400亿美元,然而年初DeFi总价值超过1000亿美元。这表明DeFi行业的不稳定性。关键在于,如何建立DeFi与现行金融体系之间的联系,如何在确保金融货币体系连续性的前提下,实现创新与替代,而不是一味强调其“打倒一切”的革命性。

  关于DeFi存在乐观主义者和现实主义者两个派别。前者认为,DeFi最终将比传统金融系统更便宜、更高效、更透明。一个没有中心化中介的乌托邦式金融未来的想法,显然对大多数人来说非常有吸引力,因为这可以降低成本并提高效率。后者则认为, 哥斯拉大战超翔龙因缺乏监管、消费者保护和其他保障措施,DeFi实际运行将不畅甚至失败。比如,在DeFi中操作错误,如转移了错误的金额,则没有后台来申请撤销或修正。此外,使用DeFi协议也将产生诸多成本,DeFi系统和人们所认为的廉价高效尚存较大距离。

  事实上,DeFi世界有如好莱坞西部片所描绘的狂野场景,由于系统设计问题,盗窃价值数亿美元代币的情况并不罕见。DeFi协议下,开发与运行团队的介入与控制比预想的要多。无论DeFi还是加密货币,距离真正去中心化的目标并非咫尺之遥。

  总之,DeFi的优势在于去中介化,并非所谓的去中心化。DeFi需要在一定程度上作出中心化的安排。

  案例1: Solend平台上的Solana

  日前,Solana区块链上的借贷平台Solend的用户提议控制其最大用户的钱包,这在DeFi世界中可谓破天荒的举动,其理由是,协议运营商担心“这个巨鲸账户拥有大量保证金头寸,会使Solana——区块链协议及其他用户面临风险”。

  超级巨鲸用户从Solend借了大量的稳定币来为Solana的本地SOL代币的头寸提供资金。如果该代币的价格下跌得更多,在更广泛的加密货币抛售中,智能合约将自动开始清算这一巨额头寸,这种方式可能会压倒市场流动性,并对借给巨鲸用户的其他市场参与者造成巨大损失。据运营商称,市场上的波动与扩散意味着Solend最终可能会出现坏账。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他们决定修改智能合约,让Solend的团队接管巨鲸用户的头寸,并在市场触及保证金触发器并开始自动卖出之前,在场外交易中对其进行清算。为达此目的并获授权,团队将提案提交给其分散的自治组织匆忙组织投票,以谋取获得紧急权力。

  该提案获得通过,但显然存在争议,Twitter即强烈反对。更糟糕的是,在遭到批评后,该计划被撤回了,Solend团队表示将“致力于保护用户资金、透明度和做正确的事”。接下来的提议,即创建新的头寸限制以减轻风险,使之获以更加制动化的方式运行,获得了通过。

  案例2: Bancor发行的代币BNT

  Bancor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允许用户交易加密货币代币。基本上,它是作为一个自动做市系统来运行工作,用户先存入加密货币,然后用其做市交易。

  当行市顺利时,客户分享利润,但当发生暂时损失时,Bancor以其发行的代币BNT交给客户,使其拥有相应的“代偿”。这或许令交易客户认为,之前的损失或许真的是暂时的,因为交易所Bancor给予相应的BNT也是加密代币。

  听起来,这像是精神安慰,虽然不是物质性质的,但是当加密资产普遍上涨时,的确看上去令人满意,也具有非同寻常的吸引力。然而,当加密资产的市价普遍下跌时,这种“次生”的代币,就毫无吸引力可言,甚至越来越多,一切都将面临崩溃。

  Bancor团队在其博客说,如果BNT的价格下跌,他们可以打印更多的BNT给予持有者。毫无疑问,这将导致BNT价格雪崩般下坠。这就不免令人想起之前Terra平台的Luna,甚至联想到美联储无限制量化宽松,情况虽然不完全相同,但趋向或结果并无二致。

  日前,Bancor以“不利的市场条件”为由决定暂时暂停这一机制,并声称将要求那些拥有投票权的人批准临时暂停该机制。

  不论怎么说,那些认为“更多的货币或代币能够解决所有问题,如果问题还是解决不了,就需要再投入更多的货币或代币”的认识是荒谬的,甚至有庞氏骗局之嫌疑,至少他们应当表现得更聪明些。

  而且,决策中心化的影子还是一再出现,即便交给一个更加民主化的投票机制来裁决,但是运行团队或其提议发起都带有鲜明的中心化色彩。总是有人会越来越明显地感受到,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决策参与能力。

  案例3: MakerDAO及其稳定币Dai

  MakerDAO是一例DeFi个案,使用以加密货币抵押且与美元挂钩的稳定币Dai。其社区通过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来管理代币。用户以特定强平比率在Maker Vault中锁定加密货币,以产生Dai。MakerDAO是一个运行Dai稳定币(旨在与美元挂钩)的集体,投票决定冻结与借贷平台AAVE的连接,因为后者暴露于另一个陷入困境的借贷平台——Celsius摄氏。Maker治理中的难题是治理参与难度高、缺乏透明度、治理核心单位(CU)效率低下,甚至腐败。

  令人担忧的是,DeFi的治理往往高度集中在大玩家寡头们的手中,发生道德风险是常态,大玩家们可适时协调并更改规则,而牺牲其他小用户的利益。这与其所标榜的“去中心化”背道而驰。

  DeFi无法独立于金融历史经验与现实市场体系,横空出世般开创出一条新金融的逻辑来。事实上,DeFi及加密资产几乎从头到尾不自知地重蹈了金融历史上的覆辙。

  去中介化与有限中心化之间实现平衡

  DeFi需要在去中介化与有限中心化之间实现平衡。其中最为重要的有两项:一是,必须修正“去中心化”。

  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的一项新分析表明,全球四个矿池占比特币挖矿活动总量的51%,其中两个矿池占以太坊挖矿活动总量也足够高。三个互联网服务商提供了60%的比特币流量,4.5%的比特币持有者控制着比特币总量的85%。这种持有结构或交易结构,严重影响到交易的公正性,诸如抢先交易、合谋控制等寻租行为不仅损害市场参与者利益,而且损害到DeFi的现实与未来。近来,DeFi行业正在清理门户,力图将不符合行业信念的力量清除出去,但这仍是不够的。改变这种局面,实现有效治理,满足相关监管要求,一些中心化的安排不可避免。

  去中心化是程序上的设定,实际运行中要做到去中心化,是十分困难的,且往往走向中心化。原因在于,程序开发与设定并不能涵盖运行后的所有现实情况,更新与改变是必要的,而一旦涉及协调与改变,便是由现实力量结构所决定的。

  国际清算银行(BIS)最近的一份报告,公开质疑DeFi项目是否能够扩展到一个足够有效的货币体系。报告认为,在现实世界中,不可能预设所有意外情况,并交付给编码程序,这种“合同不完整性”仰赖更为集中的力量来解决。这意味着决策主体的集中,还要求计算能力的集中。

  这就表明,程序的去中心化和规则的中心化是一对矛盾统一体,实践中没有纯粹的去中心化,只存在相对的去中心化。因此,修正“去中心化”需要在相关实践中有效地保持平衡性——强化必要的中心化,去除有害的中心化。

  二是,必须有效联通现实的金融市场体系。

  数字金融创新必须解决好与现行金融体系的联系与融合,单纯将创新建立在对现行金融体系的批判上,缺乏基本的市场说服力,且往往对现实金融市场缺乏基本的影响力,反受其冲击。稳定币是一种有益的尝试,但是,类似Bancor的DeFi实践往往稚嫩,重复着现实金融实践中早已识别并着力避免的低级错误。

  当然,DeFi的创新仍会带来一些非常积极的尝试,并积累下有益的经验,这些有助于数字金融创新实践,并在观念上冲击现实金融实践模式。DeFi最终可能会在主流金融体系中发挥重要作用。这就需要DeFi与现实金融体系相向而行,共同推进金融市场体系的数字化,减少乃至避免监管套利。

  (作者系浙江现代数字金融科技研究院理事长)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