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运营扮演女主播喊粉丝老公,直播间还有多少套路?

发布日期:2022-07-25 16:15    点击次数:180

被各种商家营销套路侵害权益?买到的商品出故障投诉无门? 黑猫投诉平台全天候帮您解决消费难题【消费遇纠纷,就上黑猫投诉】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今年的3·15晚会,将第一枪打向了直播间。

  直播间的后台突然被曝光,令消费者意识到:原来大家看的直播间,很多都是戏。“男运营扮演女主播喊粉丝老公”“翡翠直播中上演双簧砍价、边境走私甚至为了低价斗殴等戏码”,幕后的真相不禁令人深思,还有多少骗局?

  3·15曝光的情况也许只是直播生态中的冰山一角。消费者在震惊之余,又该如何应对?直播带货行业又要如何进一步规范发展?

  女主播+男运营,骗钱还骗感情

  直播间里刷一个“嘉年华”需要3000元,刷一个“帝王套”需要18000元,让粉丝不断花钱上瘾的究竟是什么?

  这些粉丝有倾家荡产,朝亲戚朋友借钱甚至网贷搞钱的大哥,也有涉世未深,没有经济能力的大学生。如果不是3·15晚会,可能他们还不知道,每天与自己聊天、喊自己“老公”的“女主播”竟然是个男人。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据悉,这些礼物的50%归直播平台所有,公司提成25%,剩下的25%是主播和运营的提成。

  一位匿名从业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些女主播的直播公司围绕打赏这件事会做许多运营工作,包括被曝光的男运营冒充女主播私聊拉近距离,到处去平台找有钱的打赏大哥以及为女主播建立诸多小号,这些都有明确分工,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行为。该人士提到,这些为女主播打赏的人中,有很多是公司为了刷量打赏,想吸引别人继续打赏的人。打赏所得的钱中真实占比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六十。

  涉事主播伍伍背后的MCN机构聚享互娱传媒公司也被点名,据悉,该公司位于哈尔滨,号称是全国十强直播公会,下辖30多家分公司和加盟伙伴,拥有3000多名签约艺人、2000多个直播间。但天眼查数据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20年9月,注册资本3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黄海宇,参保人数为0。

  晚会曝光该事件时,主播伍伍还在进行直播,据网传截图显示当晚直播间涌进数千人,提醒其去看3·15晚会,告诉她“今天火了”。目前该直播间已被平台封禁。

  此外,3·15晚会还曝光了一家名为华亿播商贸的公司,该公司成立不到一年。视频中,该公司的男运营在3台手机加1台电脑同时用4个微信号,在和自己的“亲爱的”聊天,甚至还将女主播与色情视频相关联,此种露骨行为屡见不鲜。

  经查询,辽宁华亿播商贸易有限公司由北京华亿播商贸易有限公司持股70%,实际控制人为郝向新。北京华亿播商贸则牵扯到北京华谊信邦整合营销顾问有限公司,后者占有前者5%股份,后者为A股上市公司*ST嘉信全资子公司。*ST嘉信全资子公司于2010年上市,业务板块包括体验营销、数字营销和内容营销等。

  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所执行所长崔丽丽认为,娱乐打赏和街头艺人表演然后收钱的性质类似,不过街头艺人是所见即所得。直播间往往留有作假或猫腻的空间,这些情况在直播行业并不罕见。

  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创始人陈文明则表示该案例涉嫌欺诈,打赏人误以为聊天的对象是女主播, 哥斯拉大战超翔龙实则是男运营。他补充说,至少在民事法律中,是一个欺诈行为;如果行为恶劣的话,也有可能涉及刑事犯罪,具体要看行为人有无特别恶意的主观意图。

  低货高卖,价值19万的原石是道具

  除了直播打赏,直播带货乱象也一直是舆论焦点。此次3·15晚会对玉石翡翠直播间进行了集中曝光:低货高卖、树立人设、甚至对直播场景进行伪造,揭开了直播间的遮羞布。

  在永德祥玉器直播间,主播们谎称自己家中开了几十年工厂,可以进行玉石的加工,具备价格优势,以此来获取粉丝信任。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就是这些主播的信条。该直播间卖出198元的玉佛,被主播谎称价格为几千元,实际进货为80元。每当卖货时,主播和货主则会上演一出“出血砍价”,激发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在另一个直播间石力派,全国具有30多个直播基地,则上演了“砍价双簧”。

  更为夸张的事情出现在云南的直播间中,承泽翡翠直播间打着在缅甸境内进行翡翠交易的旗号,实则是在写字楼的布景中直播。

  一家名为“那火直播”平台上的直播间,上演了惊人的戏码,直播间呈现出了走私原石的现场,主播与货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甚至还一起上山挖宝。为了令直播间的场景显得逼真,主播还因低价售卖被殴打。据曝光,这个场景发生在腾冲的山上,原石则是在外面借的道具,诱导粉丝下单,之后做成便宜的成品,寄给买家。这类成品被他们称为“配货”。

  据报道,该直播平台大约有一千个原石直播间,不少直播间营造虚假场景和情节。直播间一般会做一次性直播链接,结束后无法回放,也找不到现场视频。消费者如果被骗,也难以维权。

  一位玉石直播从业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种从小程序衍生出的直播间,很多都是缅甸人配合演戏,套路消费者。在3·15晚会曝光的价值19万的原石,最终配货可能只有三四千元的成本。他表示19万的单子最终可以赚20万,配货还需要客户出抛光费和制作费。

  他补充说,被曝光的只不过是普通案例。19万属于原石交易中比较便宜的价格,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案例不在少数,这些从业者大部分不赚钱,因为引流成本极高,一天的推广可能就要花好几万,如果一直没有遇到特别“优质”的客户,就会一直亏下去。

  上述直播间被曝光时,不少商家正在进行直播,很多网友涌入提醒说“曝光你家”了,直播才中断,这也意味着很多线上消费的网友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商家有什么猫腻出现。

  崔丽丽表示,在玉石翡翠传统经营中也会出现欺骗、欺诈现象,但是直播间的波及范围会更广,作案成本也更低。现在这些骗局往往发生地比较分散,对消费者来说,甄别和维权有难度。

  陈文明指出,直播间售卖产品应当是正品,有相应的商标权等佐证,上述案例出现售假、作假情况,已经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直播间的信任问题如何解决?

  根据第三方数据显示,在某直播平台上,玉石文玩在电商盘子里营收目前占比不高,但涨幅极高,能达到24%。一位不具名的直播从业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在直播平台上,非标品监管很难,玉石翡翠类的产品比较小众,属于小品类,而且原石这类物品具有赌博嫌疑。

  资深通信工程师袁博指出,3·15晚会曝光的直播带货乱象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疫情之后,直播带货发展越来越成熟,各类技术与模式都出现,直播间里出现的美女有可能是美颜的结果,直播间里的各类奇景不免有造假成分,因此,对直播间的监管难度可能会增加。

  如何保证直播间的可信度如今成为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社会议题。在刚刚过去的两会被广泛讨论,不少两会委员针对直播带货的发展与监管提出了自己的议案。

  全国政协委员、南方科技大学代理副校长金李提出要进一步完善法律体系、加强行政引导,更好保护商业模式创新,保护直播带货行业的发展。他指出根据直播带货的主体不同,有必要出台相关的政策进行分类监管,针对直播带货产品类型和直播主体设置比较详细的监管政策,试行分类监管。此外,直播带货行业准入标准、追责体系和投诉渠道均要明确。

  根据CNNI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中国电商直播用户规模达到4.64亿,占总体网民数量接近一半。直播带货的火热显而易见,对消费者的影响也日益增加。

  本月初,相关机构发布《直播带货消费维权舆情报告(2021)》,该报告指出,直播带货消费维权【进入黑猫投诉】舆情突出,主要集中在产品质量、虚假宣传、价格误导等七方面问题。

  陈文明建议,政府方面应积极引导行业发展,健全法制,加大执法力度,平台则需要承担一定的监管责任。作为消费者,假如权益受到侵害,不能忍气吞声,要拿起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的权利,向平台和有关政府部门来检举,只有这样才能营造一个正常的社会法律环境。

  崔丽丽观察到,直播起到的还是宣传和销售渠道的作用。她建议,在打赏环节,可以给主播设定信用评级,根据受众对其内容的综合评价来辨别信用。在直播带货环节,需要主播在带货之前对供应链有考证,合规之后才能去市场进行销售,这同样需要一个评价机制来进行主播的带货评级。如果主播信用评级较低,那就意味着消费者需要提高警惕了。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